泡沫记(森鸥外创作的短篇小说)

编辑:河边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19 14:36:0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泡沫记》是日本作家森鸥外的“留德三部曲”的其中一部,作品以德国慕尼黑为背景,赞颂了尊重自我,反抗专制的精神。[1] 
作品名称
泡沫记
作品出处
《国民之友》
文学体裁
短篇小说
作    者
[日]森鸥外
发表时间
1890年8月
字    数
9000

泡沫记内容简介

编辑
故事讲述主人公巨势在慕尼黑看见一个女孩进咖啡店卖瑾花,遭到人们的戏弄,老板把她逐出了店门,目睹这冷冰冰的场面,对少女的人道同情油然而生,他给了女孩七八个马克,女孩对此感激不已。
巨势为女孩深深吸引,将女孩的脸庞和蓝眼睛铭记在心上,后来在临摹维纳斯、勒达、圣母玛利亚、海伦的画像时,卖花女孩的面各如一团驱不散的薄雾,漂浮在他和画像之间.最后,巨势从临摹名画转为表现自己爱的对象,将女孩的形象凝成了美术创作“洛累莱”。
事过六年之后,巨势在讲述自己对女孩的爱以及以此为原型从事创作计划时,恰巧卖花女孩也在场,巨势的精神境界让她无比感动,爱意在相互间实现了互动。
但是玛丽一家的噩运摧毁了这段感情。
玛丽的父亲是一个王宫里的画家,在玛丽十二岁时,应国王邀请出席了晚宴。国王贪恋玛丽母亲的美色,顿起色欲,玛丽父亲劝阴时惨遭殴打,含恨死去。
之后,玛丽母亲卧病在床,不久也去世了。
对玛丽来说,巴伐利亚国王是恶魔般的存在。当她和巨势泛舟湖上,正沉浸于幸福时光时,居然遇到了国王,“啊”的一声尖叫,当场昏厥过去,巨势还没来得及扶助,她就浑身僵硬,随着船身摇动倾斜,俯身坠入水中,失去了生命。[1] 

泡沫记创作背景

编辑
《泡沫记》执笔和问世阶段,鸥外在医学界因为与同僚们的意见对立,自己陷入不可名状的孤立感之中,故而自己对人产生一种怀疑,对人的存在抱有空无失落感。加之,苦痛的“爱丽丝事件”后遗症影响着鸥外,与登志子无爱的婚姻之去向——离婚意识,搅扰着鸥外的神经,凡此种种,加强了鸥外不敢相信他人、过去和未来的心理取向,促使他一时间执著于“刹那感”。也正是这种悲凉感觉构成了鸥外创作《泡沫记》的心理动力。重松泰雄先生指出:“鸥外期望用文学领域的活动来补偿自己在医学领域蒙受的打击。”同时,《泡沫记》的创作期间,鸥外与妻子登志子感情已经不和。鸥外把玛丽与巨势塑造成孤独者,是鸥外自身境遇的艺术性反映。千叶俊二先生认定,对鸥外而言,创作《泡沫记》,“是自己看清了自己内心的真实,并赋予内心以美的外形”,是“意味着与自己没能享受到的青春的惜别”。就表现归国未久的鸥外的人生观和生死观方面看,《泡沫记》较《舞姬》显得更加尖锐而鲜明。[2] 

泡沫记人物介绍

编辑
巨势
《泡沫记》中的巨势主要是悲剧的凝视者,他在作品中的存在感显得静谧。巨势如一面镜子,照出了玛丽一家的悲剧。[3] 
玛丽
单纯的少女,性格脆弱敏感,一直深怕巴伐利亚国王。

泡沫记作品赏析

编辑

泡沫记作品主题

日语的“泡沫”(utakata)特指漂浮水面上的气泡,它多被用于象征短暂无常容易消失的事物。鸥外以“泡沫”为小说题目,重点突出的是“泡沫观念”,详言之,即指人对于“泡沫”般虚幻无常的人的命运的哀叹、无奈与痛恨。这是浪漫诗情飘漾的《泡沫记》中的人生主题,巨势与玛丽之间的恋爱是黄金般的恋爱,然而也是“泡沫式的恋爱”。
人的死亡引起的悲伤之残酷性,多种多样。若是看护病人,看护者人力已尽之后病人死去,人们能以“听天由命”的思维方式安慰活着的人的精神苦痛,对死者的思恋可在精神能承受的范围内达到理性的断念。可是玛丽的死,事出意外而骤然,是无法预测的毁灭性精神打击,是遭到突发性恶运袭击的爱的悲剧。由此产生的精神冲击之深重,难以想像。[2] 

泡沫记艺术特色

《泡沫记》可以说是“留德三部曲”的作品中以情节取胜的一部,它整体采用了顺叙的叙事顺序,只是在主人公向旁人讲述他与卖花少女的邂逅以及少女回忆自己身世两处采用了插叙手法。
这两段插入式的倒叙对揭示人物关系和刻画人物性格至关重要。[4] 
必须注意到,《泡沫记》在故事情节构成方面虽然远比《舞姬》错综复杂,但有的地方给人以不自然的感觉。巨势与玛丽的偶然重逢,国王的强行“恋慕”,国王和玛丽同时命殒施塔恩贝格湖,偶然性和唐突感偏多,难免留下了人为斧凿的痕迹。
然而,毕竟瑕不掩瑜。鸥外于《泡沫记》中强调的爱对艺术创作的积极作用,以及倡扬的具有民主主义特质合理自我化的爱,不乏其理想性、超前性和现实性,这种追求文明进步和极富人性的爱,永远不会过时,永远不会褪色。[2] 
《泡沫记》中故事情节的设置很离奇,小说中的男主人公巨势与女主人公玛丽时隔六年再次偶遇,玛丽的父亲同巨势一样是个画家,玛丽与母亲长相、名字一模一样,国王爱恋玛丽的母亲,并且“发疯发狂似的”等等一系列情节的铺垫导致最后的悲剧。所有这一切,都是鸥外精心策划的即完美又有缺憾的剧本。[5] 

泡沫记作品影响

编辑
从爱的美学立场考察,主情的《泡沫记》以近代个人主义为基调,通过歌颂恋爱进而强调人的民主自由,反抗既成的秩序,强调尊重自我,追求感情的最大解放。鸥外在《泡沫记》中明确勾勒出了主人公对爱的情热与憧憬,以及爱的挫折、幻灭与人的忧郁,这一切构成了爱的诸种价值形态。[2] 
《泡沫记》以近代个人主义为基调,通过歌颂恋爱而强调人的民主自由,反抗既成的秩序,强调尊重自我,追求感情的最大解放。
鸥外在《泡沫记》中明确勾勒出了主人公对爱的情热与憧憬乃至幻灭,这一切构成了爱的诸种价值形态,所以,《泡沫记》被公认是日本浪漫文学史上一篇不可多得的杰作。[6] 
参考资料
  • 1.    浅谈森鸥外"德意志留学三部曲" 沈晓华,SHEN Xiao-hua - 《河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08年4期
  • 2.    刘立善著.日本文学的伦理意识:春风文艺出版社,2003年01月第1版:第75-76页
  • 3.    刘立善著.日本文学的伦理意识:春风文艺出版社,2003年01月第1版:第170页
  • 4.    浅析森鸥外留德三部曲中的叙事美学 赵叶莹 - 《长春教育学院学报》- 2013年5期
  • 5.    寇淑婷.从森鸥外早期作品透析其创作的浪漫主义色彩[J].泰安教育学院学报岱宗学刊.2008年03期
  • 6.    森鸥外的浪漫主义杰作--《泡沫记》 刘立善 - 《日本研究》- 2003年2期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外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