颉利可汗

编辑:河边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4 01:45:22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咄苾一般指颉利可汗
颉利可汗(579年―634年),突厥族,姓阿史那氏,名咄苾,启民可汗之子,东突厥可汗。620年,继其兄处罗为颉利可汗,复以其后母隋朝义成公主为妻。颉利可汗初承父兄基业,兵马强盛,阻挠唐朝统一。后又连年侵唐边地,杀掠吏民,劫夺财物。
唐初定中原之时,无力征讨。其于626年再度入侵,唐太宗亲临渭水,与颉利隔水而语,结渭水便桥之盟,东突厥军队方始退还。629年,唐太宗派李靖李绩出兵与薛延陀可汗夷男等夹攻颉利,次年大败颉利于阴山,颉利被擒送长安,东突厥前汗国亡。颉利至京,太宗赐以田宅,授右卫大将军,634年死于长安,赠归义王,谥曰荒,以突厥习俗火葬。
中文名
颉利可汗
别    名
阿史那咄苾
国    籍
中国
民    族
突厥族
出生日期
579年
逝世日期
634年
职    业
东突厥可汗→唐右卫大将军
追    赠
归义王
谥    号
重要事件
东突厥灭亡

颉利可汗人物生平

编辑

颉利可汗人物介绍

颉利可汗,姓阿史那氏,名咄苾,是东突厥可汗启民可汗的第三子,始毕可汗处罗可汗的弟弟。咄苾最初担任莫贺咄设(军事统帅),牙廷设在五原郡之北。[1-2] 

颉利可汗人物活动

隋朝义宁元年(617年),唐高祖李渊起兵反隋,当时割据势力薛举占据陇西,派遣将领宗罗睺攻陷平凉郡,北与咄苾联合。唐高祖对此深感不安,派遣光禄卿宇文歆以财物贿赂咄苾,并劝他和薛举断绝关系。隋朝的五原太守张长逊在隋乱时将他所属的五城都依附突厥,宇文歆劝说咄苾归还五原之地。咄苾听从他的建议,于是派遣突厥军队,以及张长逊的全部人马来与唐高祖次子秦王李世民军相合。[3]  唐高祖长子太子李建成建议废除丰州,并割让榆中之地给突厥。于是,处罗可汗之子郁射设将他所辖一万帐人处河之南,以灵州作为要塞。[4] 
武德三年(620年),处罗可汗因病去世,他的妻子义成公主因其子奥射设见识浅陋,不立他为可汗而立咄苾,号颉利可汗。[5-6] 
颉利可汗继位后,依照突厥习俗续娶曾是其后母、嫂子的义成公主为妻,并以兄长始毕可汗之子什钵苾为突利可汗,仍居突厥东部。义成公主是隋朝宗室杨谐之女,其弟杨善经亦依附突厥,与王世充的使者王文素共同劝说颉利可汗:“过去启民可汗兄弟争国,依赖隋朝得以复位,子孙有国。现在的天子不是隋文帝的后代,应该扶立隋王杨政道以报答隋朝的厚恩。”颉利可汗听从,所以每年都来侵扰唐朝。颉利可汗倚仗父兄的余荫,兵强马多,十分骄横,轻视唐朝。书信中用词傲慢,求请无厌。唐高祖因天下初定,所以委曲求全,多多赐与。然而不能使其满足。[7-8] 
武德四年(621年)四月,颉利可汗率领一万多名骑兵联合马邑苑君璋所率领的六千兵力共同攻打雁门,定襄王李大恩将其击退。颉利可汗捉住唐朝使者汉阳公苏瑰、太常卿郑元璹、左骁卫大将军长孙顺德,唐高祖也扣留突厥相当数量的使者。[9]  颉利可汗由此再次入侵代州,打败行军总管王孝基,略取河东,侵犯原州,穿越延州要塞,诸将与之战,不能有所俘。[10] 
武德五年(622年),颉利可汗送还长孙顺德等人请和,献鱼胶为礼,说是用来黏固两国的和好。唐高祖放还他们的使者特勒热寒等人,并且赐与厚赏。[9]  李大恩上奏说:“突厥饥荒,可夺取马邑。”唐高祖诏命李大恩与殿中少监独孤晟率军共同讨伐苑君璋。独孤晟误期,李大恩不敢进军,屯兵新城。颉利可汗亲自带领数万骑兵与刘黑闼联合包围新城。李大恩战死,士兵阵亡数千。颉利可汗等人继而进击忻州,但被唐朝左武卫大将军李高迁打败。同年六月,刘黑闼用突厥一万人马骚扰山东,践踏定州。颉利可汗打得不顺心,又率领十五万(一说五万)人马进入雁门,围攻并州,抄掠汾、潞等州,掠取男女五千多人,又分几千人马转掠原、灵等州之间。当时,李建成率兵出豳州道,李世民率兵出蒲州道来迎击;李子和领兵前往云中,掩杀颉利可汗后部;段德超带兵出夏州,截断他的归路。并州总管、襄邑王李神符在汾东一战,斩杀俘获五百人,取马二千匹,汾州刺史萧顗献俘五千。颉利可汗攻陷大震关,纵兵掳掠弘州,总管宇文歆及灵州杨师道迎战,获获马匹、骆驼几千头。颉利可汗听说李世民将来,就引兵出塞,唐军回师。[11-12] 
武德六年(623年),颉利可汗连同刘黑闼、苑君璋等骚扰定、匡、原、朔等州,与守将互有胜负。唐高祖派李建成再度屯守北边陲,李世民屯守并州,防备突厥入侵。很久后才撤。不久,突厥攻破代州的一屯,进击渭、豳二州,攻取马邑。不久向唐朝请和,归还马邑。[13] 
武德七年(624年),颉利可汗攻打原、朔二州,进入代地,不胜。又与苑君璋合攻陇州及阴般城,分攻并州,李世民与李元吉屯兵豳州道备战。苑君璋与突厥兵出入原、朔、忻、并州等地,掳掠骚扰,多次被各将驱逐。同年八月,颉利可汗与突厥举国入寇,从原州连营南下,所到之处都极震恐,李世民、李元吉前往讨伐。[14] 
当初,关中雨涝,粮运阻绝,李世民等扎营豳州,颉利可汗率领一万余骑兵掩杀过来,列阵五龙坂,派几百骑兵出来挑战,唐军大恐。李世民带领一百多人马驰往颉利可汗阵前,大声说:“国家没有背负突厥的地方,为什么背约深入我国?我就是秦王,来与颉利可汗单独一决雌雄。假若一定要以兵马相攻,我才一百多人,白白增加战死者,于事无益。”颉利可汗笑而不答。李世民又驰到突利可汗处说:“你过去曾与我有盟约,有急难,相互助。今日不念当日的香火之情了吗?能出来与我一决胜负吗?”突利可汗也不回答。李世民将渡沟水,颉利可汗见他兵少,又听见他香火之情的话,暗中疑忌突利可汗,于是派使者来说:“秦王别恼,我本不打算交战,只是想与王商议事情而已。”说后退兵。李世民用离间计,突利可汗心向李世民,不愿再战。颉利可汗也失去强力不能战,就派突利可汗和夹毕特勒思摩入朝请和,唐高祖同意。突利可汗依附李世民愿结为兄弟。唐高祖见思摩,让人引他上御座。思摩跪拜辞谢,唐高祖说:“我见你,就像见到颉利可汗。”思摩才就座。[15] 
突厥年年侵扰唐朝边陲,有人劝说唐高祖:“突厥多次入寇,是因为这里有府库及好女子。如果我们离开长安,那好战之心就会停止。”唐高祖派中书侍郎宇文士及翻越南山,到樊、邓一带巡察,准备迁都。众大臣均赞成迁都,独李世民说:“夷狄自古就是中国的边患,没听说过周、汉因此而迁都。希望能给我几年的时间,我一定将可汗擒来。”唐高祖这才打消迁都的念头。颉利可汗已言和,又因雨多,弓箭都松弛毁坏,也就解围而去。唐高祖召集群臣询问备边的办法,将作大匠于筠提出在五原、灵武黄河边设置水军防守,中书侍郎温彦博说:“魏国曾筑长堑遏止匈奴,此法现也可用。”唐高祖派桑显和到边境大道外挖堑,并召江南船工大造战舰。颉利可汗派使者来,希望能开放北楼关便于贸易,唐高祖不能拒绝。当初唐高祖统领天下伊始,撤消十二军,崇尚文治。至此,因为突厥之患,重新置军操练。[16] 
武德八年(625年),颉利可汗侵略灵州、朔州,与代州都督蔺謩在新城交战,蔺謩兵败。当时唐高祖派张瑾兵驻石岭,李高迁兵驻大谷,李世民兵驻蒲州道。起初,唐高祖对突厥用平等国礼。此时愤怒说:“以前我因天下未定,厚待突厥为纾患。现他背约,我定要歼灭他,决不姑息。”命有司将给突厥的书信全改为诏或敕。张瑾还未到达驻地,突厥兵已越过石岭,既而围并州,攻灵州,转而侵扰潞、沁二州。李靖率兵出潞州道,行军总管任瑰驻太行。张瑾在大谷迎战兵败,中书侍郎温彦博陷于突厥手中;郓州都督张德政战死。接着突厥攻广武,败于任城王李道宗之手。突厥欲谷设掳掠绥州后,请和而去。突厥兵又打败并州几县,进入兰、鄯、彭州等地。有时小胜,但不能尽制。不久,又侵犯原州,折威将军杨屯将他击败,且发兵屯守大谷。[17] 
武德九年(626年),颉利可汗攻打原、灵,包围凉州,进而侵犯泾、原,李靖在灵州与之交战重白天打到晚上,突厥兵乃退。又去侵犯西会州,包围乌城,徘徊陇、渭之间,平道将军在秦州与之一战,斩杀突厥一名特勒,三名大将,俘虏一千人。突厥一般都是打赢就再深入,吃败仗就请和,不以为耻。同年七月,颉利可汗自率十万人马袭击武功,唐朝京师戒严。颉利可汗兵攻高陵,尉迟敬德在泾阳迎战,擒获俟斤乌没啜,杀死一千多人。[18] 
颉利可汗派谋臣执失思力入朝来窥测虚实,夸耀说:“二位可汗有百万大军,现在已来。”已经成为唐朝皇帝的唐太宗李世民说:“我与可汗曾当面约和,你今日负约。当初义军入京,你父子都跟在我手下,馈赠你们的玉帛多得不可计数。现在竟然敢派兵入我京畿,还自夸强盛。今天我先杀死你。”执失思力害怕而请罪。萧瑀、封德彝劝唐太宗以礼送他回去,唐太宗不许,将他囚禁在门下省,接着与侍中高士廉、中书令房玄龄、将军周范等六人驰马出玄武门到达渭水,与颉利可汗隔水说话,斥责他负约。众酋将大惊,都下马拜。随即唐军大队人马到达,旌旗鲜亮,兵甲闪耀,部队整肃。突厥兵大惊。唐太宗指挥大军退而列阵,单独与颉利可汗按辔而言。颉利可汗因畏惧唐军,于是请和。第二天,双方杀白马,在便桥盟誓,颉利可汗于是引兵退走。唐太宗诏令殿中监豆卢宽、将军赵绰护送突厥。颉利可汗献马三千匹、羊万头,唐太宗没有接受,只让他们将所掠的中原人都放回来。[19] 
贞观元年(627年),原臣服突厥的薛延陀、回纥、拔野古等部落均起而叛突厥,颉利可汗派突利可汗前去讨伐,未能取胜。叛军更盛,突利可汗轻骑逃回。颉利可汗大怒,将他监禁。突利可汗因此生怨心。同年,因下大雪,致使羊马冻死很多,人也遭灾。突厥害怕唐军乘危来攻,于是领兵入朔州,扬言是会猎。有议臣建议责备他背约入我疆境,就此讨伐。唐太宗说:“匹夫都不可以不讲信用,何况一个国家?我既与他们有盟约,怎么可以乘人之危呢?一定要他对我无礼后才可讨伐他。”[20] 
贞观二年(628年)突利可汗向唐朝陈述遭到颉利可汗的攻击,请求援助。唐太宗说:“我与颉利可汗有盟约,又与突利可汗结拜为兄弟,兄弟有难不可不救,怎么办?”兵部尚书杜如晦说:“夷狄不讲信义。我虽守约,但他们常背盟。今他内乱而击之,是他自讨灭亡。”于是诏令将军周范驻守太原备战,颉利可汗也拥兵窥视。有人建议修筑古长城,再调百姓充实要塞。但唐太宗认为,当时灾难频发,而颉利可汗与突利可汗不和,互相攻杀,突厥势必要灭亡,不需要筑障实塞。突厥人粗疏少谋略,颉利可汗曾得到汉人赵德言,赏识其才能,十分信任他,赵德言渐掌国政;颉利可汗又将某些政权交给各胡人部族,却不用自己宗室中人。每年兴师入侵唐朝边境,其下属不堪其苦。胡人秉性鲁莽,多次言而无信,号令常变。此时灾荒,征收苛重,各部落均生二心。[21] 
贞观三年(629),突厥属部薛延陀自称可汗,派使者来告唐朝。唐太宗诏令兵部尚书李靖攻击马邑,颉利可汗逃走,九个俟斤带兵降唐,拔野古、仆骨、同罗各部以及霫、奚的君长都入朝。于是唐太宗诏令并州都督李勣从通漠道出兵,李靖从定襄道出兵,左武卫大将军柴绍从金河道出兵,灵州大都督、任城王李道宗从大同道出兵,幽州都督卫孝节从恒安道出兵,营州都督薛万淑从畅武道出兵,共六总管兵十多万,均由李靖指挥讨突厥。李道宗在灵州与突厥接战,俘获人畜数以万计。突利可汗及郁射设、荫奈特勒率领所部投降唐朝。唐军每日均有获胜。[22] 
贞观四年(630年)正月,李靖屯驻恶阳岭,夜袭颉利可汗,颉利可汗惊惧,迁牙廷至碛口。大酋康苏蜜等人带着隋朝的萧皇后及杨政道投降唐朝。颉利可汗困窘,退守铁山,兵众还有好几万。颉利可汗派执失思力来唐朝,假装谢罪,请求归降。唐太宗诏令鸿胪卿唐俭、将军安修仁等持节前往抚慰。李靖知道唐俭等人在突厥,颉利可汗定松于戒备,于是乘机袭击,大获全胜。颉利可汗骑着千里马,独身逃奔沙钵罗设阿史那苏尼失处,途中被行军副总管张宝相擒获。阿史那苏尼失率众投降唐朝,东突厥灭亡,唐朝收复定襄、恒安地,开拓国境直至大漠。[23] 
唐军将颉利可汗送到长安,向太庙祭告俘获。唐太宗到顺天楼,陈列仪仗侍卫,士民都涌来观看。官吏押送颉利可汗前来,唐太宗说:“你有五罪:过去你父亲国破,依赖隋朝得以存立。但当隋朝有难时,你却一兵之力都不帮助,以致隋朝覆灭,此其一;与我为邻而背信侵边,此其二;连年征战不止,致使部落生怨,此其三;掠夺我中国人,践踏我庄稼,此其四;许你和亲而迁延逃走,此其五。我要杀你并非没有理由,只是渭上的盟约未忘,所以不想苛责。”于是归还他的家属,让他住在太仆,官家供应食用。[24] 
思结俟斤带领四万人来降,颉利可汗的弟弟欲谷设逃奔高昌,后来欲谷设也投降唐朝。伊吾城之君长一向臣服突厥,将其七城入献。即以其地设置为西伊州。当时突厥曾遭瘟疫而死者众多,在长城以南尸骨堆积如山。唐太宗诏令祭奠埋葬他们。并将隋末沦落突厥的汉人,派使者用金帛赎回男女共八万人,均还为平民。[25] 
颉利可汗不习惯住房子,常在廷中设置穹庐居住,且郁郁寡欢,常与家人悲歌对泣,形体消瘦。唐太宗怜惜,任命他为虢州刺史,因为虢州靠山,多獐鹿等野兽,可以射猎自娱。颉利可汗推辞不去。于是任命他为右卫大将军,赐给良田美宅。唐太宗说:“过去启民可汗亡国,隋文帝不惜粟帛,大兴士众,营卫安护使之存立,到始毕可汗时渐强,却起兵在雁门围困隋炀帝,如今颉利可汗的败亡,大概是他背德忘义的报应吧。”颉利可汗的儿子叠罗支,天性纯真。住在京师时,颉利可汗家的妇女们都有按级别的供应,叠罗支也享用;他的生母最后才来,没有供应,叠罗支就不再吃肉。唐太宗听说,感叹到:“仁孝是天赐的人性,是没有华夷之分的。”于是厚赐叠罗支,以供应他生母肉食。[26] 
贞观八年(634年),颉利可汗去世,追赠归义王,谥号荒,诏令其国人来葬,按照他们的礼节,焚尸,葬于灞水之东。[27] 

颉利可汗为政举措

编辑
颉利可汗在位时期,由于连年用兵,征发苛重,东突厥内部矛盾逐渐尖锐。再加上连年灾荒,课敛繁重,使得其东部的奚、霫部落归附于,漠北的薛延陀、回纥等铁勒十余部亦相继叛离,颉利可汗遣兵追击,反为薛延陀、回纥所败。适逢国内大雪、羊马冻死,部众饥困,并与其侄突利可汗互相交战。加以委信西域诸胡商人,疏远突厥贵族,部下离心,兵力遂弱,最终致使东突厥灭亡。

颉利可汗影视形象

编辑
《贞观之治》中的颉利可汗
《贞观之治》中的颉利可汗 (20张)
2004年电视剧《神探狄仁杰》:徐晓贝饰演颉利可汗;
2006年电视剧《贞观之治》:韩东饰演颉利可汗;
2006年电视剧《神探狄仁杰2》:徐晓贝饰演颉利可汗;
2007年电视剧《贞观长歌》:涂们饰演颉利可汗;
2010电视剧《神探狄仁杰4》:李俊琪饰演颉利可汗;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颉利始为莫贺咄设,牙直五原北。
  • 2.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颉利可汗者,启民可汗第三子也。初为莫贺咄设,牙直五原之北。
  • 3.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高祖入长安,薛举犹据陇右,遣其将宗罗睺攻陷平凉郡,北与颉利连结。高祖患之,遣光禄卿宇文歆赍金帛以赂颉利。歆说之,令绝交于薛举。初,隋五原太守张长逊,因乱以其所部五原城隶于突厥。歆又说颉利遣长逊入朝,以五原地归于我。颉利并从之,因发突厥兵及长逊之众,并会于太宗军所。
  • 4.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薛举陷平凉,与连和,帝患之,遣光禄卿宇文歆赂颉利,使与举绝;隋五原太守张长逊以所部五城附虏,歆并说还五原地。皆见听,且发兵举长逊所部会秦王军。太子建成议废丰州,并割榆中地。于是处罗子郁射设以所部万帐入处河南,以灵州为塞。
  • 5.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俄而,处罗卒,义成公主以其子奥射设丑弱,废不立之,遂立处罗之弟咄苾,是为颉利可汗。
  • 6.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遂有疾,公主饵以五石,俄疽发死。主以子奥射设陋弱,弃不立,更取其弟咄苾嗣,是为颉利可汗。
  • 7.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武德三年,颉利又纳义城公主为妻,以始毕之子什钵苾为突利可汗,遣使入朝,告处罗死。高祖为之罢朝一日,诏百官就馆吊其使。颉利初嗣立,承父兄之资,兵马强盛。有凭陵中国之志。高祖以中原初定,不遑外略,每优容之,赐与不可胜计。颉利言辞悖傲,求请无厌。
  • 8.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颉利又妻义成,以始毕子什钵苾为突利可汗,使居东。义成,杨谐女也,其弟善经亦依突厥,与王世充使者王文素共说颉利曰:“往启民兄弟争国,赖隋得复位,子孙有国。今天子非文帝后,宜立正道以报隋厚德。”颉利然之,故岁入寇。然倚父兄馀资,兵锐马多,謷然骄气,直出百蛮上,视中国为不足与,书辞悖嫚,多须求。帝方经略天下,故屈礼,多所舍贷,赠赍不赀,然而不厌无厓之求也。
  • 9.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四年四月,颉利自率万余骑,与马邑贼苑君璋将兵六千人共攻雁门。定襄王李大恩击走之。先是汉阳公苏瑰、太常卿郑元璹、左骁卫大将军长孙顺德等各使于突厥,颉利并拘之。我亦留其使,前后数辈。至是为大恩所挫,于是乃惧,仍放顺德还,更请和好。献鱼胶数十斤,欲充二国同于此胶。高祖嘉之,放其使者特勒热寒、阿史德等还蕃,赐以金帛。
  • 10.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四年,颉利率万骑与苑君璋合寇雁门,定襄王李大恩击却之。颉利执我使者汉阳公瑰、太常卿郑元璹、左骁卫大将军长孙顺德,帝亦囚其使与相当。由是寇代州,败行军总管王孝基,略河东,犯原州,穿延州塞,诸将与战,不能有所俘。
  • 11.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五年春,李大恩奏言突厥饥荒,马邑可图。诏大恩与殿内少监独孤晟帅师讨苑君璋,期以二月会于马邑。晟后期不至,大恩不能独进,顿兵新城以待之。颉利遣数万骑与刘黑闼合军,进围大恩。王师败绩,大恩殁于阵,死者数千人。六月,刘黑闼又引突厥万余骑入抄河北。颉利复自率五万骑南侵,至于汾州。又遣数千骑西入灵、原等州,诏隐太子出豳州道,太宗出蒲州道以讨之。时颉利攻围并州,又分兵入汾、潞等州,掠男女五千余口,闻太宗兵至蒲州,乃引兵出塞。
  • 12.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明年,还顺德等,且请和,贽鱼胶,绐云:“固二国之好也。”帝虽未情,释其使特勒热寒等,厚与金还之。大恩上言:“突厥饥,马邑可图也。”诏殿中少监独孤晟共击之。晟后约,大恩不敢进,屯新城,颉利自将数万骑与刘黑闼合围之,大恩没,士死者数千人。进击忻州,为李高迁所破。黑闼以突厥万人扰山东,又残定州。颉利未得志,乃率十五万骑入雁门,围并州,深钞汾、潞,取男女五千,分数千骑转掠原、灵间。于是太子建成将兵出豳州道,秦王将兵出蒲州道击之;李子和以兵趋云中,掩可汗后;段德操出夏州,狙其归。并州总管襄邑王神符战汾东,斩虏五百首,取马二千;汾州刺史萧顗献俘五千。虏陷大震关,纵兵掠弘州,总管宇文歆、灵州杨师道拒之,获马、橐它数千。颉利闻秦王且至,引出塞,王师还。
  • 13.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又明年,与黑闼、君璋等小小入寇定、匡、原、朔等州,与屯将相胜负。帝遣太子建成复屯北边、秦王屯并州备虏,久乃罢。俄又破代地一屯,进击渭、豳二州,取马邑,不有也,复请和,归我马邑。
  • 14.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七年,攻原、朔二州,入代地,不胜,更与君璋合攻陇州及阴般城,分击并地,秦王与齐王元吉屯豳州道以备胡。君璋与虏出入原、朔、忻、并地,剽系骚然,数为诸将驱逐。其八月,颉利与突利兵悉起,自原州连营而南,所在震恐,秦王、齐王拒之。
  • 15.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初,关中霖潦,饷道绝,军次豳州,可汗万骑奄至,阵五龙坂,以数百骑挑战,举军失色。秦王驰百骑掠阵,大言曰:“国家于突厥无负,何为深入?我,秦王也,故来自与可汗决,若固战,我才百骑耳,徒广杀伤,无益也。”颉利笑不答。又驰骑语突利曰:“尔往与我盟,急难相助,今无香火情邪?能一决乎?”突利亦不对。王将绝水前,颉利见兵少,又闻与突利语,阴相忌,即遣使者来曰:“王毋苦,我固不战,将与王议事耳。”于是引却。秦王纵反间,突利乃归心,不欲战,颉利亦无以强之,乃遣突利及夹毕特勒思摩请和,帝许之。突利遂自托于王为昆弟。帝见思摩,引升御榻,思摩顿首辞,帝曰:“我见若犹颉利也。”乃听命。
  • 16.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突厥既岁盗边,或说帝曰:“虏数内寇者,以府库子女所在,我能去长安,则戎心止矣。”帝使中书侍郎宇文士及逾南山,按行樊、邓,将徙都焉。群臣赞迁,秦王独曰:“夷狄自古为中国患,未闻周、汉为迁也。愿假数年,请取可汗以报。”帝乃止。颉利已和,亦会甚雨,弓矢皆弛恶,遂解而还。帝会群臣问所以备边者,将作大匠于筠请五原、灵武置舟师于河,扼其入。中书侍郎温彦博曰:“魏为长堑遏匈奴,今可用。”帝使桑显和堑边大道,召江南船工大发卒治战舰。颉利遣使来,愿款北楼关请互市,帝不能拒。帝始兼天下,罢十二军,尚文治,至是以虏患方张,乃复置之,以练卒搜骑。
  • 17.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八年,颉利攻灵、朔,与代州都督蔺謩战新城,謩败绩。于是张瑾兵屯石岭,李高迁屯大谷,秦王屯蒲州道。初,帝待突厥用敌国礼,及是,怒曰:“往吾以天下未定,厚于虏以纾吾边。今卒败约,朕将击灭之,毋须姑息。”命有司更所与书为诏若敕。瑾未至屯,虏已逾石岭,围并州,攻灵州,转扰潞、沁。李靖以兵出潞州道,行军总管任瑰屯太行。瑾战大谷,败绩,中书侍郎温彦博陷于贼,郓州都督张德政死之。遂攻广武,为任城王道宗破。其欲谷设掠绥州,请和去。败并州数县,入兰、鄯、彭州诸屯,或小胜,不能制。俄寇原州,折威将军杨屯击之,且发士屯大谷。
  • 18.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九年,攻原、灵,又围凉州,进犯泾、原,李靖与战灵州,虏引去。寇西会州,围乌城,翔徉陇、渭间,平道将军柴绍破之于秦州,斩一特勒、三大将,虏千级。大抵虏得志则深入,负则请和,不耻也。其七月,颉利自将十万骑袭武功,京师戒严。攻高陵,尉迟敬德与战泾阳,获俟斤乌没啜,斩首千余级。
  • 19.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颉利遣谋臣执失思力入朝以觇我,因夸说曰:“二可汗兵百万,今至矣!”太宗曰:“我与可汗尝面约和,尔则背之。且义师之初,尔父子身从我,遗赐玉帛多至不可计,何妄以兵入我都畿,自夸盛强耶?今我当先戮尔矣!”思力惧,请命,萧瑀、封德彝谏帝,不如礼遣之,帝不许,系于门下省。乃与侍中高士廉、中书令房玄龄、将军周范等驰六骑出玄武门,幸渭上,与可汗隔水语,且责其负约。群酋见帝,皆惊,下马拜。俄而众军至,旗铠光明,部队静严,虏大骇。帝与颉利按辔,即麾军却而阵焉。萧瑀以帝轻敌,叩马谏,帝曰:“我思熟矣,非尔所知也。夫突厥扫地入寇,以我新有内难,谓不能师。我若阖城,彼且大掠吾境,故我独出,示无所畏,又盛兵使知必战,不意我能沮其始谋。彼入吾地既深,惧不能返,故与战则克,和则固,制贼之命,在此举矣!”是日,颉利果请和,许之。翌日,刑白马,与颉利盟便桥上,突厥引还。萧瑀曰:“颉利之来,诸将多请与战,陛下不听,既而虏自退,其策奈何?”帝曰:“突厥众而不整,君臣惟利是视,可汗在水西,而酋帅皆来谒我,我醉而缚之,其势易甚。又我敕长孙无忌、李靖潜师幽州以须,若大军蹑其后,伏邀诸前,取之反覆掌耳。然我新即位,为国者要在安静,一与虏校,杀伤必多,彼败未及亡,惧而脩德,与我为怨,其可当耶?今仆械卷铠,啖以玉帛,虏志必骄,骄则亡之端也,故曰‘将欲取之,必固与之’。瑀再拜曰:“非臣愚所逮也!”乃诏殿中监豆卢宽、将军赵绰护送突厥,颉利献马三千匹、羊万头,帝不纳,诏归所俘于我。
  • 20.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贞观元年,薛延陀、回纥、拔野古诸部皆叛,使突利讨之,不胜,轻骑走,颉利怒,囚之,突利由是怨望。是岁大雪,羊马多冻死,人饥,惧王师乘其敝,即引兵入朔州地,声言会猎。议者请责其败约,因伐之,帝曰:“匹夫不可为不信,况国乎?我既与之盟,岂利其灾,邀险以取之耶?须其无礼于我,乃伐之。”
  • 21.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明年,突利自陈为颉利所攻,求救。帝曰:“朕与颉利盟,又与突利有昆弟约,不可不救,奈何?”兵部尚书杜如晦曰:“夷狄无信,我虽如约,彼常负之,今乱而击之,侮亡之道也。”乃诏将军周范壁太原经略之,颉利亦拥兵窥边。或请筑古长城,发民乘塞。帝曰:“突厥盛夏而霜,五日并出,三月连明,赤气满野,彼见灾而不务德,不畏天也。迁徙无常,六畜多死,不用地也。俗死则焚,今葬皆起墓,背父祖命,谩鬼神也。与突利不睦,内相攻残,不和于亲也。有是四者,将亡矣,当为公等取之,安在筑障塞乎?”突厥俗素质略,颉利得华士赵德言,才其人,委信之,稍专国;又委政诸胡,斥远宗族不用,兴师岁入边,下不堪苦。胡性冒沓,数翻覆不信,号令无常。岁大饥,裒敛苛重,诸部愈贰。
  • 22.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又明年,属部薛延陀自称可汗,以使来。诏兵部尚书李靖击虏马邑,颉利走,九俟斤以众降,拔野古、仆骨、同罗诸部、习奚渠长皆来朝。于是诏并州都督李世勣出通漠道,李靖出定襄道,左武卫大将军柴绍出金河道,灵州大都督任城王道宗出大同道,幽州都督卫孝节出恒安道,营州都督薛万淑出畅武道,凡六总管,师十余万,皆授靖节度以讨之。道宗战灵州,俘人畜万计,突利及郁射设、廕奈特勒帅所部来奔,捷书日夜至,帝谓群臣曰:“往国家初定,太上皇以百姓故,奉突厥,诡而臣之,朕常痛心病首,思一刷耻于天下,今天诱诸将,所向辄克,朕其遂有成功乎!”
  • 23.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四年正月,靖进屯恶阳岭,夜袭颉利,颉利惊,退牙碛口,大酋康苏蜜等以隋萧皇后、杨正道降。或言中国人尝密通书于后,中书舍人阳文瓘请劾治。帝曰:“天下未一,人或当思隋,今反侧既安,何足治耶?”置勿劾。颉利窘,走保铁山,兵犹数万,令执失思力来,阳为哀言谢罪,请内属,帝诏鸿胪卿唐俭、将军安脩仁等持节慰抚。靖知俭在虏所,虏必安,乃袭击之,尽获其众,颉利得千里马,独奔沙钵罗,行军副总管张宝相禽之。沙钵罗设、苏尼失以众降,其国遂亡,复定襄、恒安地,斥境至大漠矣。
  • 24.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颉利至京师,告俘太庙,帝御顺天楼,陈仗卫,士民纵观,吏执可汗至,帝曰:“而罪有五:而父国破,赖隋以安,不以一镞力助之,使其庙社不血食,一也;与我邻而弃信扰边,二也;恃兵不戢,部落携怨,三也;贼华民,暴禾稼,四也;许和亲而迁延自遁,五也。朕杀尔非无名,顾渭上盟未之忘,故不穷责也。”乃悉还其家属,馆于太仆,禀食之。
  • 25.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思结俟斤以四万众降,可汗弟欲谷设奔高昌,既而亦来降。伊吾城之长素臣突厥,举七城以献,因其地为西伊州。制诏:突厥往逢疠疫,长城之南,暴骨如丘,有司其以酒脯祭,为瘗藏之。又诏:隋乱,华民多没于虏,遣使者以金帛赎男女八万口,还为平民。
  • 26.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颉利不室处,常设穹庐廷中,久郁郁不自憀,与家人悲歌相泣下,状貌羸省。帝见怜之,以虢州负山多麕麋,有射猎之娱,乃拜为刺史,辞不往,遂授右卫大将军,赐美田宅。帝曰:“昔启民失国,隋文帝不恡粟帛,兴士众,营护而存立之,至始毕稍强,则以兵围炀帝雁门,今其灭者,殆背德忘义致然耶?”颉利子叠罗支,有至性,既舍京师,诸妇得品供,罗支预焉;其母最后至,不得给,罗支不敢尝品肉。帝闻,叹曰:“天禀仁孝,讵限华夷哉!”厚赐之,遂给母肉。
  • 27.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八年,颉利死,赠归义王,谥曰荒,诏国人葬之,从其礼,火尸,起冢灞东。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将领 古代史 历史 人物 中国历史 中国